放料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放料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新农保农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长梗瑞香

发布时间:2020-10-19 02:29:22 阅读: 来源:放料阀厂家

新农保:农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全国消息:在为期半个多月的调查中,记者感触最深的就是农民对新农保的理解与感受,以及他们对未来生活的一种期望,那种期望是那么的淳朴与迫切,让每个有恻隐之心的人都不忍心去伤害他们。

回忆我国改革开放30余年的历程,30年来有多少人因改革而致富,可是在我国的一些偏远山区还有多少贫困家庭在生存线上挣扎?因此,不管新农保标准有多低,即便一月只有几十元,而对于一个贫困家庭来说那都是救命钱,是雪中送炭的事。只是这样的阳光目前还不能全面普照,那些被照到阳光的人毕竟是幸运的。

寡妇的叹息

寡妇王秀云,现年58岁,是河北遵化市新店子镇康各庄村民。

11月17日,记者到村里采访,问她是否入了保险,“唉!”她先是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激动地说,“我入了,去年交了4183元,是从我丈夫死亡抚恤金里挤出来的,现在每月已领到90元。上保险对我有很大帮助,要不然我以后老了就没得靠了。”

王秀云的一声叹息,意味深长。记者理解:一可能是她对自己未来老年孤独悲凉的生活而叹,二是自己入了保险从此经济有依靠高兴而叹。

王秀云既是寡妇,又是后妈,丈夫在几年前因车祸去世了,有四个女儿都不是亲生的,女儿虽是她从小拉扯大,但早都出嫁了,女儿还曾为父亲抚恤金的事跟后妈打官司,因此很少往来,现在她就一个人过。

谈到自己的家事,王秀云眼眶红红的,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

“我现在不指望任何人,就指望这笔养老金了。尽管每月只有90元,还不够我看病花费,我有糖尿病,看病加生活费,一年起码需要几千元花费,但这细水长流,有总比没有好啊。”王秀云发出如此感慨。

人亲不如钱亲,养儿何须防老?这就是惠民政策深得人心之处。

73岁的菜农

“我真想写封感谢信给党中央、国务院,感谢政府关心咱农民。”

这是河北迁安市上庄乡陶新庄村73岁的村民杜亮向记者吐露的心里话。这位看似老实巴交的老农,说话却很利索。

11月19日下午,上庄乡一位乡干部领着记者本欲去村民家里走走,结果杜亮等三位村民已到村委会来见记者了。杜亮穿着一身湛蓝色衣服,上衣还沾着干草灰与泥巴,斑斑点点,前襟掉了一个扣子,看样子可能刚从地里干活回来。

记者问:“老伯,大冬天您还干活?”

杜亮答道:“我不干活,我与老伴吃啥?我们农民天生就是干活的命”。

杜亮是村里地道的庄稼汉,务农几十年,三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每年给父母的零花钱加起来不到几百元,毕竟有限,他与69岁的老伴在家务农,靠种菜为生。前段时间他生病花了六七千元,这阵子手头很紧,所以他想多干点农活增加一些添补。由于孩子在外地上了养老保险,按照迁安的政策,只要孩子上了保险,到了年岁的老人每月就可直接享受60元的待遇,从2008年开始,他与老伴已领到了养老金,另外村里每月又给补贴35元,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

按理说像杜亮这样的年龄该享清福了,可是他还得拼命地劳作。他告诉记者,现在日子虽比以前好过了,但还不是很宽裕,他很想到外面打工,人家就是不要,说他年纪太大,怕出事担责任。因此,他只能在家门口多种一些菜。

他说,“我真的很感谢政府,每月给我发钱,虽不多,我已很满足了,以后我还要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哦。”

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低保户

人们常说知足者常乐。如果说,苦命的寡妇,勤劳的老农,留给记者的印象是老有所养的满足,那么河北迁西县新集镇干柴峪村的低保户刘瑞林多年在贫困线上挣扎的现状,倒让记者对他未来的生活捏一把汗。

现年55岁的刘瑞林,几年前得了胃病,一直不能干重活,更谈不上去外地打工了,家里农活大部分都是妻子承担。而他家里上有94岁的老父亲,下有两个还在上中学的女儿,老父亲身体不好,走不动路,需要刘瑞林与哥哥轮流照看。这样的一家子,过去唯一的生活来源是靠种地与种板栗。几年前,村里将之作为低保户上报,现在政府每年给发放3000多元的救济款,才使一家人生活能维持下去。

11月18日下午,当记者在村里看到他时,只见他憨厚的脸上布满皱纹,满脸的沧桑与茫然。他冲着记者“嘿、嘿”笑了两声,那笑声里仍不失乐观与恬静。

一个月前,他听说村里要让大家入养老保险,只要他与妻子每人交210元保险费,老父亲就能直接享受每月80元的养老金,当时虽然家里没钱,他还是从哥哥那里借了几百元交了保险费。

他对记者说,“我自己现在虽然还不能领养老金,而且每年都要继续交费,可我还是愿意上保险,至少我老父亲生活有保障了,今后我自己也有保障。如果我的身体能好起来,到时再去打工挣点钱,就没问题,要是真不行,就先借一些钱呗。”

“家里都有什么生活用具?”记者问。

他似乎有些难于启齿:“几乎没有什么家电,只有一台彩电,还是去年春节的时候买的,原来有一台十几寸的黑白电视,是村里给的。”

“穷点我不怕,现在最大的苦恼是身体不好,不能干活。”刘瑞林感叹道。

这是因病致贫的典型。刘瑞林的故事也让陪同记者一起下乡的迁西县劳动与社保局两位干部产生了怜悯心,迁西县劳动与社保局办公室主任赵志轩说:“像他那样,如果在旧社会,肯定要去讨饭。”

刘瑞林一家子守着这样一个贫困的窝,大女儿即将面临高考,还需要花钱,他正在为未来的生计而发愁。

广州治疗少儿癫痫医院哪家好

北京的安太医院

上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哪家好

广州人流多少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