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料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放料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基金子公司涉足资金池业务新业务风险考验家底大红梅

发布时间:2020-10-19 05:22:43 阅读: 来源:放料阀厂家

记者从深圳一基金子公司内部人士处获悉,基金子公司正在发展资金池业务。这一说法也从深圳金融猎头那里得到了证实,“深圳某基金子公司正在招固定收益部总监,主管资金池、债券投资与承销、信贷与地产信托等场外固定收益投资等业务。”

“原则上,除二级市场以外所有的金融业务模式,基金子公司都可以尝试,也愿意去拓展。”上海一次新基金公司资本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指出,而这也恰恰道出了基金子公司的发展困局:处处是花,朵朵难采!

银监会8号文出台,银行资金池业务受到严厉监管,将资金池里的对应的资产转移势在必行,或许催生更多的基金子公司涉足资金池业务。业务大门敞开后的诱惑是巨大的。

资管大跃进

基金子公司时代来得比较早,比较急!

2012年11月14日,当第一批基金子公司——工银瑞信[微博]投资管理、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嘉实资本宣告获批成立时,市场是欢呼雀跃,甚至是迫不及待的。

时至今日,市场对于基金子公司的成立已无雀跃之情,抑或是带点迷茫。“基金子公司貌似什么业务都可做,但是什么都难做,每一个领域都有成熟的竞争对手。”上述上海次新基金公司资本市场部负责人对记者调侃道,不可否认这是事实。

据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共有26家基金公司获批成立基金子公司,其中不乏华夏、嘉实、博时、鹏华、工银瑞信等大型基金公司的身影,而新基金公司红塔红土、华宸未来也意图在一级市场投资领域分一杯羹。

基金子公司业务规范遵照的是证监会去年10月底出台的《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可以从事上市股权、债权、收益权等实体资产的业务及中国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一级市场的金融业务大门几乎全线敞开。

事物初生,其势燎原。一场由基金子公司发动的业务盛宴正在上演:通道类、类信托、股权质押等业务模式被开发。

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设立资管计划,募集资金全部用于投资华澳信托-长信24号信托产品,标志着基金子公司通道产品落地,未来子公司资产管理对接信托计划的通道业务模式将不断被复制。

嘉实基金子公司嘉实资本推出其首个投资于房地产项目的专项资产管理产品——嘉实资本盛世美澜园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掀开了基金子公司开展类信托项目的帷幕。据记者了解,工银瑞信资本管理也已经发行跟政府城建有关的类信托项目。

而不久前,东方园林(80.15,0.00,0.00%)一纸公告将基金子公司的业务模式再次曝光。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大股东何巧女已将其所持有东方园林有限售条件的流通股份960.92万股质押给万家基金子公司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意味着基金子公司挺进股权质押业务行列。

“基金子公司在业务试水上还是比较激进的。”深圳某基金公司督察长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事实上,记者通过对华南9家基金子公司的业务调查发现,只有少数基金子公司对业务开展有比较清晰的定位和规划,大多数子公司仍停留在“试试看,只争朝夕”的状态。

染指资金池发力固定收益

银监会8号文出台,资金池业务被推上风口浪尖,银行、券商、信托资金池业务被收紧,这对于受监管较少的基金子公司而言,或许是机会。事实上,早有基金子公司盯上资金池业务。“其实今年年初就有基金子公司探讨过资金池业务模式,当时还受到部分人士的质疑。”北京一资深投行人士透露。

“确实有基金子公司在玩资金池模式。”前述深圳某基金公司督察长向记者证实,“基金子公司通过滚动、错期等发行低成本的专项资管计划募集资金,然后买其他高收益的专户产品、信托产品等,这个专项资管计划就可作为资金池。”

资金池的诱惑太大了,从来不缺乏拥护者。而作为后来进入资金池业务领域的基金子公司,要模仿的对象有很多,最直接的范本就是券商资管资金池和信托资金池。

据记者从国泰君安券商资管人士处获得的一份“资管新业务”文件显示,券商通常成立一个固定收益理财大资金池,可分为资金池1、2、3、4等,每个资金池对应不同的集合产品系列,再通过产品转换、续期手段,从而达到滚动发行、期限错配。

而信托资金池也大致同理,根据记者从平安信托内部获得的资料显示,将某系列集合资金信托及多个单一资金信托的资金统一存放至该系列信托资金池,然后由平安信托统一管理,筛选符合投资要求的项目进入资产池,这样就形成资金池-资产池业务模式。

据悉,多家银行系基金子公司有承接银行资金池信托业务的计划,而银行出于合规和风险的考虑,也更愿意选择基金子公司。

新业务风险考验家底

越是有诱惑的业务模式,其风险管理要求更需要高度。

“资金池业务不同于其他业务模式,对管理人的风控能力和聚集资金能力要求非常高。事实上,目前基金子公司并不具备玩资金池业务的能力,容易引发风险。”齐鲁证券基金分析师马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马刚认为,资金池对管理机构最大的考验就是承担“短板”风险的能力,动辄数亿的产品计划对于银行或者信托,或许构不成致命威胁,但刚发迹家底浅薄的基金子公司则不一样。“我发了10个产品,把这10个产品的钱都混在一起统一运作,就是一个资金池,每个产品兑付的时候,从池子里拿点钱出来,就还了,万一哪个产品出现风险,这就是短板。”

相比银行、券商、信托,基金公司子公司最大的优势在于:目前监管层并未对其风险资本和净资本金做出要求。

根据《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暂行规定》,对基金公司子公司的唯一硬性门槛即注册资本金不得低于2000万元,并没有对开展业务提出风险资本和净资本的要求。纵观26家基金子公司的家底发现,12家注册资本金维持在2000万元标准线上,只有嘉实资本和招商财富2家基金子公司的注册资本过亿元。

资金池业务对基金子公司的风控和偿付能力带来极大的考验,在其安全垫尚未增厚的情况下,基金子公司的相应产品安全性也将被打折。

郑州看痛风的医院

深圳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治小儿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