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料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放料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发霉的婚姻追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0:25:29 阅读: 来源:放料阀厂家

方军两口子因鸡毛蒜皮闹起纠纷,义无反顾地写了离婚协议书,准备第二天就到法院办离婚手续。稍微冷静下来,方军觉得这事应当给老爸老妈打个招呼,当天夜里就独自来到父母住宅,一二三四诉说离婚的原因。

话还没听完,方军爸脸上就阴云密布了,抱怨起世风来:“时下的年轻人哪,简直视婚姻为儿戏!”

铁了心的方军却不以为然,说:“眼下是思想解放的时代,从一而终、白头到老的传统观念早成老皇历了!‘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婚姻追求,早就发霉了!”

儿子听不进劝解,方军爸妈无权干涉儿子的婚姻自由,没招。老妈说:“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听完是散是合就由你们自己拿主意。”

方军妈讲的故事发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当时,她和方军爸新组成的小家,也发生了婚姻危机,起因是当时整日无米下锅。她当时想: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嫁给你姓方的连饭都没吃的,日子还有什么过头?因此就与方军爸闹起了离婚。

这天方军妈独自在家,饿得饥肠辘辘时,突然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诱人的肉香!家里已经大半年没见过荤腥了,这肉香是从天上飘下来的?她贪婪地嗅着四处寻找,后来在一个堆破烂的墙角,发现了一块状如黄瓜的熏肉!

在发现熏肉的同时,方军妈还发现了一只老鼠。那家伙瘦得皮包骨头,正费力地拖着熏肉,企图拉进旁边的鼠洞;但那块有半斤多重的熏肉被杂物绊着,瘦弱的老鼠拖不动,累得虚喘不止,小肚皮起伏的速度比暑天的狗喘得还快。方军妈流着口水跺了一脚,试图把老鼠吓跑好捡拾那块熏肉。没想到原本“胆小如鼠”的老鼠这时却不怕人,不但没有逃跑,反而凶狠地盯着来犯者,嘴里发出威胁的尖叫。方军妈知道,老鼠同自己一样饥肠辘辘,而且那块熏肉理应归它所有,但肉香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饥饿者对于食物的欲望实在太不可抗拒了,方军妈不得不“拦路抢劫”,抄起一根棍子打过去,并趁老鼠躲闪的功夫,迅速伸手去捡熏肉。不料就在她的手就要捡到熏肉时,躲过第一次打击的老鼠闪电般掉头蹿来,在她手上咬了一口,而且站到熏肉上,尖叫着威胁。看样子,这家伙是不惜以死相拼,誓死捍卫自己的“劳动果实”了。方军妈缩回鲜血淋林的手,挥棍子连续进攻。那老鼠像是疯了,边躲闪边跳起来往方军妈身上扑,甚至被打断了一条腿后还不放弃熏肉。断了腿的老鼠行动明显迟缓了许多,被棍子击中脑袋,四脚朝天躺着抽搐起来。正在这时,鼠洞里探头探脑又钻出一只老鼠!

钻出的老鼠不像前者那样疯狂,它蹿到已停止抽搐的同伴前,昂起头,冲着方军妈尖叫不止,两眼射出悲哀、仇恨的凶光。方军妈本要把这家伙一起结果了,但她挥起的棍子却停在了空中:后来的老鼠也很瘦弱,但肚子很大,看样子是只临产的母鼠!面对方军妈挥起的棍子,它并没有躲避的意思,看样子是下定了殉命的决心。

方军妈这时什么都明白了:死者是只公鼠,为了使临产的妻子有吃的,它才不惜以死相拼,捍卫那块熏肉……方军妈心里突然一酸,后退了几步,呆呆地看这幕悲剧的结局:母鼠与她对视一阵后,开始去嗅公鼠的鼻子、叼公鼠的耳朵;当发现公鼠已经咽气后,母鼠凄厉地叫着,绕公鼠转了一圈又一圈,既不去吃熏肉,也不进洞……讲到这里,方军妈已是满脸泪花。方军爸接着说:“那两只老鼠使你妈回心转意,才保全了我们这个家,之后也才有了你。”

方军眼圈有些发红,问道:“后来那两只老鼠呢?”

方军妈说:“那只母老鼠不吃不喝,我把那块熏肉送到嘴边它也不睬,一直伏在公老鼠旁,两天后活活饿死了。”

方军爸补充道:“我和你妈,用一个小陶罐装了两只老鼠,葬在城西的土岗上……”方军一脸的惊异:“小陶罐?”

方军为什么会如此一惊一乍的?原来,他和小袁结为夫妻,就是一个小陶罐做的“媒”。方军是一个工程队的负责人。三年前,他带队伍在城西土岗上施工时,意外发现了一个密封的小陶罐。方军以为是文物,请当地文物部门来鉴定。小袁作为文物部门的技术人员,开陶罐鉴定后说不是文物,却又迷惑不解:陶罐里怎么会装着六只老鼠的骨骸?而且,那六只老鼠的骨骸中,两只是成年鼠,四只是胎鼠……好奇心使两个年轻人反复琢磨猜测,你来我往切磋了一年,虽然最终还都是满头雾水,却得到了份额外的收获——两人交了朋友成了家……话说到这份上,一家三口料定彼陶罐即此陶罐,都感叹不已。老两口问那小陶罐现在什么地方,方军说:“作为婚恋的见证,我和小袁一直珍藏着那个小陶罐。”

方军爸一听这话就拍大腿:“儿子啊,咱们作为人是高等动物,品行难道还不如老鼠?”

方军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方军妈见状要儿子这就回去找小袁:“你回去就把小陶罐拿出来,再讲讲那两只老鼠的故事,我相信她也会回心转意的!”

果然不出所料,小两口当天深夜就给老爸老妈打来电话,说他们被老鼠的“事迹”所感动,婚姻危机已经烟消云散,小两口和好如初了!

同时,小两口提议来一次家庭大聚餐,请双方父母都参加。老爸老妈乐得嘴都合不拢,一口应承下来。

第二天聚餐时,一大家三小家聚在一起,其乐融融。交杯换盏间,自然离不开“老鼠”的话题,说着说着,小袁的爸爸老袁突然问:“你们当年见到的那块熏肉是啥模样?”

方军妈比划起来,说熏肉是一长条,像个黄瓜,分量约有半斤多。老袁一听直拍脑袋:“这么说,那两只老鼠还是我们老两口的媒人呢!”

这一说话又扯远了——当年,老袁是县委招待所的厨师。方军父母的小家,与县委招待所后墙挨着后墙。一天,厨房仅有的一块熏肉不见了!在食物严重匮乏的当年,这可是个十分严重的大问题!上面追究下来,认定是老袁“监守自盗”,偷吃了那块熏肉;老袁浑身长嘴也说不清,被下放到一个砖瓦厂当泥瓦工。就在那时,他与同班的女工友建立了感情,那女工友就是如今小袁的妈妈……回首当年,两对老夫妻热泪纵横、感叹不已,都说自己的婚姻是灵鼠做媒、天作之合呀!

方军小两口热泪盈眶,愧疚之余,他们为表心迹,当场合唱了一首曾经流行的歌曲:“我知道世界上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